• 新闻中心banner

联系方式
地址:福建省沙县青州
电话:0598-5656888
传真:0598-5653336
邮箱:web@qingshanpaper.com

字号:   

●张兢人 纸机改造中鲜为人知的二三事

浏览次数: 日期:2011年6月2日 10:45

 

纸机改造中鲜为人知的二三事

张兢人

()机遇

    查遍所有纸机改造的有关文件,包括项目建议书和可行性研究报告等,均没有上级的审批文件,也没有关于投资的意向等,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完全独立自主经营的工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说来话长。最初拟进行纸机改造时,青州纸厂曾向轻工部造纸局、省计委和省轻工厅呈报了项目建议书,省轻工厅和省计委开了几次会议研究这个项目,同时我们也去北京向轻工部造纸局作了汇报,但均没有作出决定。后来我们根据自己的一些情况,以及和外商初步洽谈结果,又写了一个可行性研究报告,呈报上述各单位。不久轻工部派人来福建省轻工厅,认为青州纸厂纸机改造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不应由青州纸厂自己来写(据了解这份可行性研究报告是当时我省所有工程中的第一份),轻工部认为这份报告是不可行的。事情就这样搁浅了。此后省计委和省轻工厅以及轻工部造纸局均不再提及这个项目。为什么这个项目后来又能继续进行呢?这主要得益于当时改革开放的形势所造成的机遇。当时正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初始阶段,改革开放的口号是提出来了,但究竟如何改革,如何开放大家还不十分理解,因此都是摸索着进行。我们认为,要改革开放就要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和设备。青州纸厂纸机改造就是要采用国外的先进技术,在当时是我们省里的第一个项目,谁也不知道怎么办。我们就得自己去闯。当时我们首先遇到的问题是需要外汇。我们根据国外的几个报价,估计大约需要一千万美元。而外币如何解决呢?我们想到的就是去找中国银行。早在轻工部派人来省轻工厅表态不同意纸机改造以前,我们就以试探的方式去找省内的中国银行,向他们介绍了纸机改造的情况和改造后的经济效益以及需要外汇的数量等。当时省内的中国银行也不知道怎么办,于是约我一起去北京向中国银行总行请示。当我们向中国银行作了汇报后,一位负责信贷的司长对这件事非常感兴趣,他说他们过去的外汇收支都是由国家调拨的,从来也没有向企业等单位借贷过,改革开放后到底怎么办,这是第一次碰到具体问题,他要向行长请示一下,约定第二天答复我们。第二天,他很高兴地同意借给我们一千万美元,说这种贷款叫做甲种B型贷款,不仅利息优惠,而且可以借外汇还人民币。这就解决了我一直顾虑借了外汇今后如何还的问题。这位司长提出了担保问题,我说我们青州纸厂每年有三千多万元的盈利,这就是担保。他也立即同意我们的自我担保,让我在贷款申请书上签上我这个有法人资格的名字。这样没有任何上级机关的批准,没有任何繁复的手续,仅凭个人签名,这一千万美元的贷款就到手了。这是我们纸机改造能顺利进行的首要关口。

    第二个重大问题是涉外问题,按照国家惯例和我国当时的规定,一切涉外的经济问题如签订经济合同等等,均必须由国家指定的单位进行,而我国当时指定的涉外单位是外经委下属的几十个进出口公司,如机械进出口公司,技术进出口公司等。为此我们在北京时走访了中国技术进出口公司。据该公司谈,过去他们的业务都是由外经委下达的,这次自己直接接待企业还是第一次,他们请示了外经委后才同意接受我们这个项目,他们的唯一条件是要把全部外汇调到该公司的帐户上。我们找中国银行商量后也就照办了。至此我们没有经过任何上级的审批和其他任何复杂的手续,没有红头文件,也没有盖一个图章,就这样我们借改革开放的东风顺顺利利地解决了纸改引进设备等问题。此后我们与外商谈判,签订合同和执行合同,出国考察,去国外参加设计和验收设备以及设备运输、外国安装人员入境等等,都是通过中国技术进出口公司办理的,几乎与轻工部造纸局和省轻工厅等都脱了钩,当中国技术进出口公司在与外商签订合同时,才发现我们这个项目没有主管领导单位的审批件,我们如实将当时情况告诉了进出口公司,但生米已煮成熟饭,最后只得由外经委出面找了当时轻工部王文哲副部长,才由轻工部计划司的一位同志在一个文件上签了字(没有通过造纸局)。在与外商谈判设备价格时,我们与中技公司利用美国公司急于要打进中国市场的意愿,经过反复商讨,终于把价格由1150万美元降低到720万美元,减少37.4%,受到了外经委主任陈慕华同志的通报表扬。

()质量

    纸袋纸的质量是促使我们下决心进行纸机改造的一个重要因素。1982年初,轻工部造纸局召开了一次有关产品质量的会议,会上提出纸袋纸的质量以前是采用苏联标准,即以耐破度为主要强度指标。但当前国际上均以流变学原理为依据,采用动态强度指标,这样更能符合纸袋纸在包装和运输中所要求的强度,因此提出考虑修改纸袋纸的质量标准。据北京造纸研究所介绍,国际上当前多用纸张的纵伸长率为动态强度标准。他们曾测定了世界各国和我国几个重要生产纸袋纸厂的纵伸长率数据,一般欧美国家为2.2%以上,我国的吉林纸厂为1.82.0%,佳木斯纸厂为1.7—1.8%,而青州造纸厂仅只有1.6%左右。因此会议认为要修改纸袋纸质量标准,各厂均必须定期测试纸张的纵伸长率,认真研究改进工艺、操作和设备等,为按动态强度修改质量标准做好一切准备工作。

    我们回厂后进行了多次研究,开始时大家认为动态强度这个指标与造纸机的运行速度有关,如吉林纸厂的纸袋纸机车速约为220/分左右,佳木斯纸厂的纸机车速为300/分左右,而我厂当时的车速已达到380/分。但纸机的车速关系到大部份技术经济指标,也直接关系到工厂的税利和职工的奖金福利,不可能随意调节,因此只能从其他工艺技术条件上来考虑。一般来说,纵伸长率与干湿纸页在纸机各分部上的拉力有关。于是我们组织人员,日夜值班来调整纸机各分部的工艺条件,如各部速度的协调,增加湿纸页的干度,以及改变烘缸曲线等等。经过几个月的努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纵伸长率调高到1.8%左右,基本上达到佳木斯纸厂的水平。后来大家从提高打浆度上想办法,虽然也能提高一些纵伸长率,但打浆能力与纸机产量有直接关系,何况我厂本来就有打浆能力不足的问题,因此也只能作罢。此后大家虽然在其他方面想了些办法,但结果相差无几,而且纸机在操作时稍一松懈,纵伸长率就有波动,这就使大家颇有力不从心的感觉。经过这次研究,我们充分认识到这台纸机本身存在着各种不可克服的缺点,例如纸机各分部传动的速度不稳定,纸张上网的匀度差,湿部纸张的拉力忽松忽紧,特别是压榨部为多段平压,把湿纸页拉伸到几乎脱节的程度,以及干燥曲线不能随意调节等等,都是造成纸张纵伸长率低下的原因,也同样是造成纸机上一断纸就是几个小时出不来纸和检修后纸机开车有时半天拉不出纸来的主要原因。总结这些教训,更增加了我对纸机进行技术改造的必要性和迫切性的认识。

    在纸机改造中,我们总是特别强调产品质量问题。在与外商研究技术时,我们详细地探讨了纸张的均匀度、湿纸的拉伸、传动的车速精度等,还特别强调必须保证纸张的纵伸长率要求达到2.2%以上。并将此作为重要的保证值订入合同中。在选择与哪一个外商签订合同方面,也与保证产品质量有密切关系,当我们与美国贝罗公司谈判时,他们很了解纵伸长率与设备性能的关系,而与奥地利优特公司商谈时,他们却有些含糊其词,这也是我们决定买美国设备的一个主要原因。

    当19841224这个永远难忘的日子,纸机改造完成并拉出第一张纸时,我按捺不住心头的激动,立刻在纸机上取了一张纸张,亲自去化验室测试。测试的结果,纸张纵伸长率正好达到2.2%。这时仿佛一块大石头从我的心头上掉了下来。我真不敢想像,青州纸厂这样一个国营大厂,如果产品质量长期处于不合格的境地,这将意味着什么。现在好了,一切都解决了。纸机改造后,青纸产品质量不断提高,不几年就获得了国家银质奖章。可惜不久我因已超过退休年龄而离开了我所爱恋着的青州造纸厂,没有来得及把事实真相原原本本地告诉大家。广大职工只知道纸机改造提高了产量,增加了品种,降低了消耗,节约了能源,却不知道纸机改造其中一个最主要重点是以提高产品质量为中心的,这是关系到我们这个工厂的生死存亡的。

(三)风险

     在提出纸机改造的时候,有些同志认为造纸机是很多分部设备组成的联动机,工艺和装备十分复杂甚至不可捉摸,万一改造失败,对青州造纸厂的全厂职工来说,将意味着奖金福利就要泡汤;对福建省财政来说,每年将减少三千多万元的税利;对全国来说,我国南方十三个省市所生产的水泥将无纸袋包装。轻工业部必须每年花二千万美元进口纸张,来弥补青州造纸厂停产所造成的缺口,这简直是一场灾难。因此有人公开反对,也有些好心人暗暗为此提心吊胆,认为这样做风险太大。也有人因此建议不如另外扩建二台日产五十吨的纸机,同样可以每年增产三万多吨纸,既满足国家需要,也可增加税利,并为职工多谋些福利奖金,更重要的是避免了风险。在这样大的压力下,我作了非常认真和十分冷静的考虑,我认为风险也可能会有一些,但只要我们能认真对待,可以做到有风无险。我从事造纸工作已四十多年,特别是解放后在吉林、佳木斯、保定直至今天的青州造纸厂,曾负责主持过二十多台新造纸机的安装收尾和试机投产,这些纸机生产的纸张品种、工艺流程、技术装备、运行速度都不同,但经过调试后,都能顺利投产,这就是我自信的基础。同时在与外商研究技术问题时,我们也提出过风险的问题。据介绍他们这些工厂,除了制造新纸机外,已先后改造过数万台纸机,都能顺利地投产,根本没有什么风险。他们认为最关键的是试机出纸前的工艺调试,必须一丝不苟。据说国外各种不同的造纸机,一般每隔十年八年都要进行一次较大的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采用最先进的技术来改进产品质量,提高产量和降低成本;不这样做就会失去竞争能力,难以生存。以上这些提高了我们对风险问题的认识。

    在考虑风险问题的同时,我们再次思考纸机改造的必要性。前面已经说过,青州所生产纸张的质量,若在今后执行轻工部所提出的动态强度质量标准(实际上已于1995年开始执行),则青州造纸厂的产品将全部是不合格品,按照国家规定就不能出厂,这又是何等严重的问题。此外这台纸机已较长时间的超负荷运行,有的设备已老化和磨损,变形或失效,有的设备已不符合工艺要求。例如纸张一断头就是几个小时出不来纸,停机检修后就开不起来等等,操作工人疲于奔命,容易发生人身或设备事故,此外电耗大,单耗高,因此进行技术改造已刻不容缓。

    有人建议搞二台国产纸机,这样做不但解决不了这台老纸机的质量问题,同时由于技术含量低,必然需要增加人力,增大消耗,而效率又低等,是个要不要采用先进技术的问题。综上所述,纸机必须改造,风险必须克服,因此我们在与外商研究技术问题,决定设备选型时,都进行详细了解,认真思考和对比,寻根问底。在出国考察时也都认真细致的调查了解,作详细记录,回来研究探讨,以保证我们引进的设备不但要求技术上的先进性,而且也要求运行的可靠性。我们就是用这样的态度和工作,来对待项目的策划、设计、设备选型、安装施工直至调整试机的每一个环节,使纸改真正达到万无一失。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在19841224那一天,纸机改造终于试机一次成功。在放料后不到一小时就顺利拉出纸张,卷到卷取机上,连续不断头地出来第一卷台格产品。随即青州造纸厂就投入了正式生产。

                  

           19985

(注:张兢人原为青州造纸厂厂长)

所属类别: 我与青山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